访上海和香港青年训练部主任成耀东:以吴蕾为基准培养优秀足球人才

0 Comments

今年年初,19岁的黄振飞获得了超级碗的一线队出场。到今年年底,16岁的贾博延和18岁的刘祖伦已经穿上西班牙球衣,在巴塞罗那的达尼·贾克训练基地打友谊赛。

2019年,上海俱乐部的青年训练经历了一年的稳步发展,如何更好地培养各级青年训练队伍中的优秀运动员,已成为俱乐部在青年训练中的一项重要工作。

上海俱乐部青年训练部主任成耀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俱乐部青年训练的理念是培养优秀运动员。作为一家顶级的中国超级俱乐部,培养球员的目标应该是像吴蕾一样,能够进入亚洲顶级人才国家队,达到欧洲五大联赛的水平。

与2018年赛季相比,上海俱乐部赢得了U23联赛冠军和U19青年超级联赛冠军,而今年青训队的最佳成绩是U19青年超级联赛的亚军。

对此,郑耀东说,也许球迷们更关心的是我们的青训结果。成就和天赋应该相辅相成,不能说成就是不重要的,因为成就总是很重要的,当然,如何平衡这个学位是非常重要的。一线队要更加注重成绩,青年训练要更加注重人才。然而,天赋并不意味着你不想得分。这一切都是相关的。肯定会有更多的球队才能得分,而拥有很多天赋的球队也不会是坏的。他说。

成耀东还认为,上海俱乐部在过去两年中在青年培训方面取得了成绩和人才。自俱乐部成立以来,我们一直非常重视青年训练,并在此基础上踢得很好。因此,香港在过去数年的青年训练成绩,一方面是青年超级联赛的成果,另一方面是人才的数目,包括以国名选出的队伍数目,总的来说,他们做得很好。在所有的中国超级联赛俱乐部中,我们可能是我们自己俱乐部中最训练有素的一线队球员。青年队的超级联赛,特别是U19和U17,都做得很好,今年小组赛可能会做得很好,因为球队很匆忙,但是我们会继续增加一些人。。

展望2020年香港青年俱乐部的青年培训,成耀东说,青年培训成果和人员需要一个过程,或者应该首先建立整个俱乐部的概念和框架。

香港俱乐部的青年训练理念是以培养优秀运动员为目标。我的想法是,培养球员的目标应该是能够进入国家队,进入亚洲顶级人才行列,达到像吴蕾这样的欧洲前五大联赛的水平。成耀东说:用这么多的精力和财力,培养普通人才,培养一名中国超级联赛的职业球员并不难。所以,如果你想成为亚洲的顶尖人才,你可以去欧洲踢足球。。

关于青年训练的框架,成耀东说:首先,在教练员层面上,我们必须使我们的青年教练员跟上世界足球发展的步伐。这是教练员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基础上,努力做好工作的方向。另外,中国的超级梯队从13岁开始,那么13岁以下球员的训练呢?我们需要与青年培训机构深入合作,为有才华的球员建立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,让我们通过活动和活动找到他们。

年轻球员的成功率也涉及基层青年教练的水平,上海俱乐部将继续进行各种尝试,包括允许青年培训专家定期进行指导,与他们的教练合作输出我们的训练理念,并在实践中学习和改进。

随着青年培训的重要性,我们不得不承认,人力资源的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。上海俱乐部成立五年后,徐根宝带领的梯队和幸运星在当时被吸收。近两年来,青年足球在上海发展迅速,许多训练机构和学校也在进行青年训练。可以说,人才的选择要大得多。但是你在选择,其他人也是,竞争也越来越激烈。成耀东说。

那么,上海俱乐部靠什么来吸引优秀的足球人才呢?成耀东认为,上海俱乐部的第一个优势是依靠上海。对俱乐部来说,重视青年训练的传统也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要培养全面成长的球员。在青年球员的成长过程中,俱乐部将投入精力和财政资源,帮助他们共同努力,制定自己的职业规划和生活规划。

事实上,俱乐部一直非常重视小球员的文化教训。今年,上海俱乐部还与复旦大学签署了一份合作备忘录,以提高青年培训梯队中的小队员的知识和文化素养。复旦大学博士生讲师队伍派出一支专业教师队伍,对上海俱乐部青年培训梯队队员进行文化知识的定期培训和指导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

为年轻球员设计和规划生活之路,这是上海俱乐部梯队建设的一部分,目前仍在不断改进中。‘做一个好人,打一个好球’,这是我们培养年轻球员的总方向。成耀东进一步介绍说,首先,我们希望能够培养出优秀的职业球员,能够加入国家队,成为自己一线队的骨干;一些球员也可以去其他职业球队;而那些最终不能成为职业球员的人,我们会给他们进入大学的机会,所以俱乐部没有放松球员的文化要求。我们还计划与上海外国语大学合作,提高球员的英语水平。无论是去国外踢足球还是去国外上大学,英语当然是必要的。如果玩家需要它,那么他们就必须创建这样一个学习平台。

如果有高考失败的球员,上海俱乐部也会考虑为球员提供其他的出路。上海集团的企业或合作单位的企业也是一种选择。在安排出路的同时,最好也给他们一个机会,让他们继续参加业余足球,继续他们的足球之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