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服装设计师】羽生结弦化身「阴阳师」的幕后功臣针线缝制华丽

0 Comments

自述:伊藤聪美撰文:邱煜/一条

我是花样滑冰服装设计师,伊藤聪美。26岁左右的时候我辞了职,一心只做花滑服装,今年是我成为独立设计师的第4年。我为很多顶尖选手制作过比赛服,日本的选手里有羽生结弦、宇野昌磨、宫原知子、本田真凛等等。

比赛服上承载着选手想要展现的动作和情感,所以我在设计服装的时候也会考虑整个演出的故事性,通过服装为表演锦上添花,抓住评委眼球。选手们总和我说,我制作的服装是他们穿过的比赛服里最轻的,也常夸赞我服装上的精巧装饰。

26岁成为独立设计师,一年后便自食其力

我一直都觉得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会比较有趣,我从高中开始到就职之前,都留着莫西干头,保持着庞克的穿衣风格。

成为独立设计师的另一个原因是我讨厌和别人相处。毕业之后我在一个专业做芭蕾舞服装的大公司工作了4年,在公司工作的时候不得不与很多人扯上关系,做东西的时候也有很多限制。独立出来之后就可以尝试更多自己的构思,哪怕不与选手面对面也能沟通想法。

26岁左右我成为了独立设计师,大概27岁便自食其力了。现在说起来好像很轻松,但刚独立那会儿在资金方面真的很困难。当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工作,一开始主要是在做小孩子们的花滑服装,几乎是所有工作我都会接下来。直到我的作品逐渐得到小孩子的教练们认可之后,才被介绍给了顶尖选手的教练们。

今年是独立之后的第4年,估计已经做了上百套衣服了,算上没被采用的设计图都有150到200套了吧。花滑的赛季前(8月到次年3月),我一个月要同时做8到10个人的衣服,一套衣服要花两到三个月才能完成。

一个赛季大概会有40套左右的订单,装饰的部分全部都是我亲手做的,整个夏天都在不停地工作。忙起来会连着通宵,即使当中有一天可以睡觉也只能睡2、3个小时,这可能和大家想像的自由职业者不太一样呢。

2014年,羽生结弦突然联系我,我也吓了一跳。第一次为他制作的是《The Final Time Traveler》(时间旅行者)的比赛服。

2014年GPF(花滑大奖赛总决赛)上,羽生成为了日本男单花滑连冠第一人,这个奇迹男孩在夺冠后的表演滑上穿的就是这套服装。

之后的每个赛季我都会为他制作表演滑和自由滑的比赛服,已经有10套了。这个赛季是第一次有幸为他分别制作了表演滑、自由滑和短节目的三套比赛服。

羽生才是设计师,我只是「助手」而已

给羽生结弦做衣服,就能感觉到他是个对自己很严格很有原则的人。我们之间的合作相当默契,通常他会给我比赛曲目作为参考,指定好服装颜色之后交由我设计,但有一套例外。

羽生结弦三连刷新世界纪录并夺冠的2015年的NHK(花滑大奖赛日本站)中,自由滑《SEIMEI》(晴明)的比赛服几乎是他全权掌控的。可以说羽生才是设计师,我只是「助手」而已。羽生很在意《SEIMEI》的服装样式,要求一定要在阴阳师的神官服「狩衣」的基础上来设计。

从领口的假两件到袖口上的抽绳,每一个细节都和传统狩衣一一对应,而如何在还原狩衣的基础上保证服装的功能性,对我而言是个很大的挑战,粗缝了5次以上才有了现在服装的雏形。

领子和袖口的嫩草绿色和紫色也是羽生指定的。这是与狩衣配套的裤子最常使用的颜色,因为花滑比赛服不能像真正的狩衣一样搭配宽大的裤子,所以特地提取裤子上的色彩元素来加强整套比赛服「狩衣」的感觉。

从领口的假两件到袖口上的抽绳,每一个细节都和传统狩衣一一对应(一条提供)
从羽生用心的设计和他对音乐的讲究中,都能看到他寄托在演出上的感情。哪怕是试衣服的时候,他都很专注很用心,穿上样衣之后他就会当场做很多大幅度的动作。服装性能、外形、合不合身之类,再细节的部分都会一一确认好。

2018年平昌奥运会《SEIMEI》的比赛服,就与2015年NHK《SEIMEI》的完全不同。不仅把大面积的珠绣换成了典雅的刺绣,凤尾状图案也改用贴钻来减轻服装重量,连布料都换成了更轻的素材。

开叉超低的「大白鹅」

羽生结弦在2016年GPF上夺得4连冠之后,作为答谢演出的《Notte Stellata》(星降之夜)表演滑的服装也是我制作的,这是给羽生设计的比赛服中最大胆的一套。

当时他只给了我圣桑的《天鹅》,也就是演出的曲目,让我根据音乐风格来设计。《天鹅》这个曲子之前就被改编成很多优秀的芭蕾作品,所以我听了之后立马就决定借鉴芭蕾服装的样式来设计。

男性花滑服装和芭蕾服装不一样,很少有开叉这么低的,不过我觉得羽生选手的长相比较中性化,就冒险尝试了一下。我还在背后向着中心线做了V字形的更低的开叉,开叉部分用了和羽生肤色很相近的布料,从远处看就像是羽生裸露着背后一样,以此突出羽生优美纤瘦的身体形态。羽生看到设计图以后马上就说这个设计好,对低开叉也没有任何抗拒。只要是能帮他更好地展现整个演出的设计,他基本都不会拒绝。

服装的主题当然就是天鹅了,我用羽毛来表现温暖柔软的感觉。可能很难被注意到吧,为了让羽毛看起来更轻盈灵动,我还把布料剪成了羽毛状夹杂在真实的羽毛中。因为比赛中装饰品掉落的话会被扣分,所以花滑服装上其实是不太会加羽毛的。我在制作的时候重复地缝了好几遍,缝完以后涂上胶水,再进一步粘上水钻来固定,尽可能地不让羽毛掉下来。

服装用的是已经停产绝版的义大利进口布料,这种布料有着独特的光泽感,哪怕用白色做底色也不会单调。为了强调出层次感,我还使用了深色的水钻来做点缀,黑色、灰色、甚至是一些粉色的水钻。

虽然羽生不会特别提出要多少颗水钻这样具体的要求,但即使装饰了3000多颗水钻,整体重量也要控制在850克之内。听说羽生第一次试穿《星降之夜》比赛服的时候,觉得袖子上几颗比较大的水钻太重影响了跳跃的动作,当场就把那几颗钻给剥下来了。

这件衣服真的很适合羽生,他在2018平昌冬奥会的表演滑上也穿了这套比赛服,我觉得特别高兴。

与顶尖选手的相遇

我曾经给俄罗斯的拉迪奥诺娃(Elena Igorevna Radionova)选手做过比赛服。我一直都很喜欢拉迪奥诺娃,不论怎么样都希望她可以看一眼我的设计图。于是她来日本比赛的时候,我就自说自话地画给她看了设计图,没想到她会喜欢,跟我说:「请你一定要把它做出来!」。现在就觉得当初很冲动,也很佩服自己的勇气。我想是我对花滑的喜爱通过设计传达给了选手们,也是因此获得了越来越多选手的青睐。

我会尽量选用国外进口的布料来制作顶尖选手的服装,进口布料会比日本产的布料更有光泽感,延展性更佳,能实现一些特别的设计。服装上装饰的水钻都是施华洛世奇的,施华洛世奇的水钻不会过一两年就劣化掉下来,而且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闪闪发光,很适合赛场上的灯光。

其实越是顶尖的选手对服装的要求就越高,也越会在服装上花钱。我制作的比赛服平均价格大概在20万日元到40万日元左右,最贵的一套是53万日元,但是具体是哪一套就让我保密吧!

我常常去看选手的比赛

花滑明明是一项体育运动,却要为表演的艺术性打分,我觉得这就是花滑的魅力。评分表里并没有服装分这一项,不过当选手站在冰面上时,比赛服就是观众的第一印象,也是花滑表演中不可或缺的要素,对分数的影响不言而喻。甚至服装上的饰品掉落会使整个演出扣分,所以花滑的服装不仅看起来华丽,背后的制作也暗藏着心机。

我的设计灵感首先来自演出曲目,另外在旅行的时候看到的建筑、感受到的氛围,都会是我灵感的来源。去年1月我去罗马旅行,看到教堂里藏青色的柱子上金色的装饰十分漂亮,就把它作为灵感运用到了平昌奥运会上的宇野昌磨选手穿的《今夜无人入睡》比赛服上。

设计图我会尽量把模特画得像选手本人,因为我会依据每个选手的外貌和体态特征,做出只适合那一位选手的设计。比如羽生的脖子很修长,在领口加上褶边的设计可以突出他的优点,而用比较柔和的颜色更能衬出他的肤色,这些都是在设计图像选手本人的基础上才会关注到的细节。

比赛中选手们会做很多大幅度动作,所以一定要选择延展性强且品质轻的布料。男性选手的服装重量控制在850克以内,女性选手则是350克以内。看不见的部分能去掉的都去掉,水钻也尽可能地处理得薄和细,来减轻重量。另外,比赛中有很多的跳跃和旋转,如果服装左右的重量不一样的话重心会偏向一侧。为了使选手们能做出完美的动作,制作比赛服的时候我会尽量平衡左右的重量。装饰上,除了之前提到的施华洛世奇的水钻,我的服装上也会有大面积的刺绣,因为刺绣能表现出光用水钻无法呈现的立体感和细致的光泽感。而渐变的设计映在冰面上时会幻化出独特的色彩,所以我会用喷枪之类的工具,来制作这种普通染色做不出来的效果。

利用喷枪之类的工具,制作出在冰面上时会幻化出独特色彩的渐变效果(一条提供)
我常常会去看选手的比赛,不仅是因为喜欢花滑,更是想知道自己的衣服在冰面上看起来的模样。亲眼看了以后,就会有加深一下颜色、增加一点装饰之类的想法,也会根据裙子摆动起来的样子来改进形状。也是在看花滑的时候我注意到,选手背对着观众滑动的时候其实非常多,所以我会特别注意背后的设计和装饰,让选手的背影看起来更漂亮。

更好的比赛服能更好地呈现演出的效果(一条提供)
其实在做服装设计之前,我就一直在看花滑比赛,大学时从电视上看到了浅田真央选手的比赛,使我萌生了做花滑服装的念头。我觉得更好的比赛服能更好地呈现演出效果,也更能激起选手的动力。直到现在我都很喜欢做衣服,也由此结识了很多厉害而优秀的顶尖选手们。能像这样能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以此生活,我觉得非常高兴。